一年來生活垃圾末端處理產能翻倍 一分到底成“閉環”新時尚涌動申城

2020-06-30

  1千克收購價連0.5元都不到的泡沫塑料,卻能脫胎換骨,變為小區附近口袋公園的創意雕塑,成為居民身邊的“小確幸”。

  上海實施生活垃圾分類一年來,類似這樣用變廢為寶促進居民認同垃圾分類意義與價值的“閉環”,正變得越來越多,且日趨完善。

  這正是上海建立完善生活垃圾全程分類體系的題中之義。只有每一位市民堅信“一分到底”,垃圾分類才能成為涌動全城的“新時尚”。

  干垃圾:“一分到底”促下游轉型升級

  8時,明園小安橋社區的垃圾箱房前,居民有序排隊,垃圾各歸其類。居民陳曉君說,自己在小區里住了十幾年,過去每個樓層都有一組干濕垃圾桶,但大家“想怎么扔就怎么扔”。

  真正的變化發生在一年前,2019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正式實施。此前,小區已完成了撤桶并點,垃圾箱房同步完成改造:外立面刷上白漆,窗口加裝智能刷卡系統,上面支起頂棚,旁邊架起水斗,每扇門還貼上醒目的分類標識,讓投放者一目了然。

  “垃圾分類是門心理學。”田林街道城市網格化服務中心副主任劉鴻飛表示,多年的習慣要改,居民有怨言可以理解,這時,讓垃圾箱房變得可親近,扔垃圾變得方便從容,大家才會有分類的動力。

  8時10分,一輛兩側貼有黑色“干垃圾清運”標識的垃圾車駛入小區,只“吃”黑色垃圾桶內的干垃圾。“貼上標簽后,我們和居民相互監督。”司機張杰說,一年多來,這個小區從未發生因分類質量不好被拒運的問題,每次清運效率都很高。省下的時間,他們能跑更多小區,縮短了垃圾在小區逗留的時間。

  9時30分,記者在生活固廢集裝轉運徐浦基地看到,一輛輛垃圾車正有序排隊,駛向與所載垃圾種類匹配的坑位。基地將原來橫臥的數個卸料槽全部改成豎式“漏斗”,增加“打包”效率,同時控制污水飛濺、滲漏。

  “源頭分類越來越好,促使我們轉型升級。”徐浦基地副總經理付廣杰表示,平均每天有3000噸生活垃圾在徐浦基地轉運,一年多以前,濕垃圾占比僅一成左右,現在干垃圾與濕垃圾的比例已達6∶4。所以,要為增長的濕垃圾中轉需求“定制”一批卸料槽、集裝箱。

  源頭分類越來越好,還讓中轉單位有了管控上游垃圾質量的底氣。付廣杰指著一張人工智能識別抓拍的車輛照片說:“這個紅框里是水流,說明干垃圾不過關。”徐浦基地立刻通過全程分類信息平臺追溯,準確找到問題出自哪個區的中轉站。

  15時35分,經過5個多小時的水路,“滬環運貨5006號”集運船靠泊在老港生態環保基地1號碼頭,里面裝著徐浦基地打包的干垃圾。沒多久,集裝箱被逐個吊放到運輸車上,分別送去焚燒發電或填埋。

  遙控抓斗的垃圾吊操作員方建春對“一分到底”深有感觸:“以前干垃圾不干,抓斗容易打滑。”現在一爪下去,至少有7噸。

  “必須站好最后一班崗,將干濕分離進行到底。”上海城投環境(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徐哲表示,上海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后,僅一年,到老港處置的干垃圾就“輕”了1000噸/日。干垃圾更干了,每噸燃燒熱值從1700大卡提高到2300大卡,發電量從480千瓦時提高到550千瓦時。

  末端處置項目如何轉型升級,很大程度取決于源頭分類的實際情況。“一分到底”給老港點亮了發展道路,徐哲透露,老港未來15年的“藍圖”已規劃多個新增項目,包括處置能力不低于3000噸/日的再生能源利用中心三期、處理能力3000噸/日的上海生物能源再利用項目等。

  放眼全市,更多末端處置設施也因“一分到底”而勇敢落子。到2020年底,上海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能力要達到3.28萬噸/日以上,其中,濕垃圾資源化利用能力達到7000噸/日。

  濕垃圾:一戶家庭一周“發”一度電

  過去一年,越來越多的上海市民知道,近42個月用過的電中,有4000多萬千瓦時的原料出自他們家的廚房,在他們心中“種”下了對垃圾分類的理解與認同。

  7時,棲山小區熱鬧起來,濕垃圾車駕駛員錢培峰跳下車,沒看濕垃圾桶里的內容,就把它們掛上了車尾吊臂。居民沒有辜負這份信任,記者站在車尾盯著,3桶濕垃圾傾瀉而出,挑不出毛病。

  “分得干凈,因為大家知道濕垃圾派什么用場。”居民耿德超說,以前提倡垃圾分類,只知道法律規定這么做,至于有什么意義,或者講得更直白些,“有什么好處”,則是一頭霧水。后來知道濕垃圾送到發電廠當原料,所有人一下子就“醒”了。

  10時,浦東多個小區的濕垃圾在羅山路中轉站短暫停留后,抵達浩江路上的黎明生態園有機質處理廠。在這里,濕垃圾經過除水、雜質分離、制漿、蒸煮等環節,其中近八成物質轉化成漿料,用于沼氣發電,約3%的物質為廢棄油脂,加工成生物柴油。

  黎明生態園項目2017年1月開始調試運行,半年后,項目達到設計的處理量300噸/日。截至目前,累計已有31萬多噸濕垃圾在這里變成沼氣,產生了4000多萬千瓦時清潔電,供應電網。

  如按照1噸濕垃圾約產生六七十立方米沼氣來計算,每七八千克濕垃圾可以發電1千瓦時。按照上海每戶家庭濕垃圾的平均產生水平,大約每戶家庭一周的濕垃圾就能為全社會貢獻1千瓦時清潔的生物質電。這一點,鼓舞了居民。

  上海黎明資源再利用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陳衛華坦言,其實過去對源頭分類不放心。項目剛開始時,垃圾車運來的所謂“濕垃圾”里甚至混著鋼筋、混凝土。單位不得不在雜質分揀上耗費大量人力物力,還經常被迫停產檢修。嚴重時,整個項目要停擺一到兩個月。

  和過去形成鮮明反差,近兩年來的濕垃圾純度令人倍感欣慰。“我們有了提高拒收門檻的底氣。”生產部副經理陶毅說,僅過去一年,廠里針對濕垃圾來料的評價標準就提高了3次,過去一批料里有四五只馬甲袋算合格,現在最多只允許一只。

  市民的努力也讓處置單位效益得到了保障。近一年,黎明廠的資源利用率提高了10個百分點,企業因此省下了100多萬元的殘渣處置成本。

  這些都增強了處置單位升級的信心。緊鄰一期,黎明生態園有機質處理廠二期工程正在進行緊張的調試,按計劃今年7月底要投產,日均可“吃”掉約700噸濕垃圾。

  二期產能翻了一倍都不止,哪來的信心?“是每一位參與垃圾分類的市民給的!”陳衛華興奮地表示,伴隨著上海市民日益高漲的垃圾分類熱情,黎明廠迎來了“黎明”。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今年6月上半月,全市濕垃圾分出量達9632.13噸/日,同比增長38.52%,市民的努力讓上海多家濕垃圾處置項目不僅能“吃飽”,還能“吃好”。

  可回收物:變身城市家具“回婆家”

  10時,家住寶銘浦秀苑的陸玉敏通過手機下單,不到5分鐘,回收員梁爽駕駛著電動回收車趕到,將可回收物逐一分類拍照、稱重,把1.5元打到了她的賬戶。

  去年年底,這個回收點一周平均收到一兩百千克可回收物,現在增加到五六百千克。“量大了,質量反而更好了。”梁爽說,上門回收對可回收物的品相有一定要求,絕大多數居民都會主動分類、清理、打包可回收物。自己不需要花大量時間二次分揀,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到拓展回收點位和上門服務。

  截至目前,像寶銘浦秀苑這樣設在小區內的定時回收點,在浦錦街道有70多個,日均回收的可回收物超過28噸。

  這么多可回收物何去何從?去年年底,可回收物收運、存儲設計能力120噸/日的浦錦街道兩網融合垃圾中轉站投運。中轉站內,配置了專業的分選、打包以及壓縮設備。

  比如泡沫塑料,經過冷壓處理后,密度是原來的40倍,如此一來,長途運輸的性價比提高了幾十倍。在下游的處置企業內,它們還將進一步蛻變,加工成聚苯乙烯等顆粒。這些顆粒經過加工和組裝,能變成各種精美的裝飾品。

  由于生態環境保護等方面的要求,一些可回收物的末端處置項目難以落戶上海,浦錦街道正在探索另一種環境友好、附加值高,同時還能激勵居民分類的可回收物“閉環”。

  大黃蜂、海綿寶寶、公牛……浦錦街道兩網融合垃圾中轉站內,各種用可回收物制作的“城市家具”栩栩如生。

  “家門口的激勵,最振奮人心。”中轉站運營方上海鼎誠環衛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馬俊說,如果居民發現自己家里的廢棄物變成了周邊充滿藝術氣息的城市家具,這就形成了一個短途的垃圾分類閉環,更構建了一個價值認同閉環,其對居民的精神鼓勵,遠大于幾角幾分錢的買賣。

  從今年4月起,已有100多組城市家具在該中轉站誕生,許多單位慕名而來,希望能定制一批,放在綠地、公園里。

  13時30分,吃完午飯的陸玉敏到附近新建的“花好月圓”公園散步,兩年前,這里曾是她出嫁后住了30年的郁宋村八組。“回婆家”的她怎么也想不到,公園里同名雕塑的核心部分——“月兔”,就是用他們小區扔出來的泡沫塑料做的,而鋼筋和枯枝搭建的“月亮”、自行車齒輪做的“月季”,也取材自浦錦街道的社區。

  撫摸著“月兔”,陸玉敏有些感動,更多了堅持垃圾分類的信心。

  “家門口”的垃圾分類激勵,未來還有更多想象空間。根據今年發布的進一步完善生活垃圾可回收物體系促進資源利用的實施意見,上海將繼續完善可回收物“點站場”體系建設,完成1.5萬個可回收物服務點、170座中轉站和10座集散場的標準化建設和提升工作,保障可回收物的出路。

  “提升的過程中,希望完善的不只是中轉功能。”浦錦街道社區管理辦主任汪志曄表示,浦錦街道今年下半年將打造一個可回收物的分類兌換體系,設想讓居民通過垃圾分類兌換生活物品或服務,也可以集體兌換一批街道自己創作的城市家具,美化身邊的環境。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 pk10一天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