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畢業后改行當月嫂 五星級酒店廚師教阿姨們燒菜 年輕人入行家政帶來新氣象

2020-05-06

  1988年出生的王玉蘭自研究生畢業后原本在青島當中學語文老師,為了買房,她辭職當了月嫂,月收入是原來的4倍,但身邊的親朋好友并不理解她的這個選擇。為了更好地發展,她來到上海,成為家政服務企業“鯨致生活”的一名家政阿姨賦能培訓老師。

  如今在她的周圍,已有不少“同類”年輕人。80后上海人黃海慶曾在五星級飯店當廚師,如今通過讓阿姨接觸高級食材獲得更高收入;95后河南女孩王俊梅只上過初中,但憑借過硬的業務技能,用最短時間完成了從保潔員、保潔師傅到管理站長的晉升。

  跨入家政行業的年輕人,打開了職業生涯的新天地,也給整個行業帶來新氣象。

  給保潔阿姨上課的研究生

  “當你進入臥室看到床上凌亂的被子時,你要怎么做?記住,先詢問客戶是否介意你觸碰他的貼身物。這決定了你做保潔工作時是否要整理床上用品和衣物。”4月22日上午10時半,家政服務員賦能培訓老師王玉蘭正在給這一期受訓的10位阿姨上實操課。

  按照公司規定,每位進入鯨致生活的阿姨,不管以前是否有從業經驗,都要接受三天培訓以達到保潔工作的標準化操作要求,課程內容包括第一天的理論學習和基本手法、第二天的實操場景培訓以及第三天的時間把控訓練。當天上午的課原本在12時結束,但王玉蘭一口氣講到12時半,這頗有點她以前當班主任的風格。“每期學生不一樣,每位學生各有特點,每堂課都有需要強調鞏固的知識點。”

  不同的裝修風格需要不一樣的打掃,每單的標準時長為3小時,如何把控時間,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呈現可視化亮點,王老師都要“想方設法”讓每位學生牢牢掌握。阿姨們聽課也很認真,每天中午1個小時的吃飯時間內,勤奮的阿姨依舊加緊練習,為最終的考核做準備。

  王玉蘭覺得,現在的家政服務,客戶依舊認為自己購買的是阿姨的時間,但行業發展方向應讓每位阿姨成為專業人士,并通過入戶服務表現出的專業度贏得認可和尊重,進而吸引更多優秀人才進入這個行業。

  選擇“家政”的年輕人們

  王玉蘭研究生畢業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中學語文老師,當時的月薪是4000多元。一個偶然的機會,聽說“青島的月嫂價格基本和大城市持平”,她決定辭職。因為是研究生,她可以直接報考高級育嬰師,又因為是教育專業碩士,她成為被爭搶的金牌月嫂,且一年中沒有一單低于15000元的。

  但身邊的人大多不解,母親經常在她耳邊念叨“書都白讀了”,親戚、同學也不理解她“為什么要拋棄鐵飯碗”。“我覺得每個人的就業觀念都要從自己出發,當時的我最需要的就是一份強有力的經濟收入。”王玉蘭當月嫂是真受歡迎,全年都被訂滿。此后,王玉蘭到杭州參加了一個國際母嬰培訓項目。學完后,她開始到上海從事家政培訓工作。

  隨著家政服務專業化理念的逐漸普及,這個行業也有了一些新變化。王玉蘭的同事、給阿姨們擔任烹飪培訓老師的黃海慶,以前是一家五星級酒店的廚師,他的選擇也讓身邊人不解,但他自己覺得這是件很有溫度的事情。黃老師有段時間培訓“鯨致家廚”,從有廚藝基礎的阿姨中選出人員參與培訓,上線一款上戶燒菜產品。課程安排一天教20道菜,但阿姨們很愿意學,往往練到晚上10時多還不回家。

  參加過“鯨致家廚”培訓的阿姨往往能匹配到工資更高的單子,因此黃老師繼續設計了烹飪培訓課程。尤其針對月嫂阿姨,和公司商量后還把冬蟲夏草、燕窩等名貴食材的處理也加入到培訓中。這樣的賦能課,對阿姨們的改變很大,不少阿姨因為會燒好吃的地方菜、會處理高級食材而拿到更高的薪水。

  家政阿姨中也有了年輕人。王俊梅是95后,現在她已是保潔業務部門最年輕的站長,她于2018年8月參加了鯨致生活的保潔師培訓,之后跟隨老師上戶,再獨立上戶。10天沒有一單差評,綜合回訪評價和后臺數據后,她很快就成了可以帶徒弟的“師傅”。又過了半年,大數據又給了她從師傅晉升為站長的機會。如今,她管理著十幾個社區站點。

  打造一個懂得尊重的生態

  在鯨致生活,為阿姨們賦能的管理團隊大多是80后、90后,因為一線員工也有晉升通道,又吸引不少愿意從保潔員干起的年輕人。

  《上海市家政服務條例》本月起實施,社會對于家政立法的期待是讓行業能更規范地發展。但行業要更規范,核心在人。“很多年來,一提到家政行業就覺得是底層的勞動,操作不太規范。作為一家有互聯網基因的企業,我們用大數據給家政服務員‘畫像’,為每個家庭的需求‘畫像’,讓專業的阿姨匹配到合適的雇主,讓社會重新認識家政行業。”鯨致家政聯合創始人王松青決定投身家政時,他定下一個宗旨:要在工作中真正尊重勞動者,體諒他們的不容易。公司立了規矩,每到過年時,公司高層也要體驗上戶作業。

  “任何一家企業發展都離不開人才,很高興有年輕人開始‘看見’這個行業,他們的加入也給整個行業帶來新氣象。”王松青說。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 pk10一天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