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景區預約參觀“大考”過關 專家:熱門景點、5A級景區推行預約制勢在必行

2020-05-06

  剛剛過去的這個“五一”假期,上海100多家A級景點在首次全部實行預約參觀制的前提下,迎來了疫情防控下的第一個5天假期。面對人們蓄積已久的出游熱情,各家景點早在節前就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并在節日“大考”中平穩過關。

  面對景點的預約制,游客滿意與否?景點是否歡迎?未來預約制會不會繼續推行下去?疫情防控下的預約參觀,給人們留下了諸多思考。

  預約參觀習慣初步養成

  整個“五一”假期,東方綠舟游客總接待量約3.5萬人次,提前預約的游客數占到90%以上。這樣的結果,令東方綠舟副總經理黃瀅覺得超出預期:“預約制推出的時間并不長,達到這個比例,說明游客的接受度已經很高了。”黃瀅說,沒能提前預約的游客,主要是一些不會使用預約平臺的老年人和不知需預約參觀的游客。對此,景點安排了工作人員為他們現場實名登記預約,掃碼購票快捷入園。

  滴水湖畔的上海海昌海洋公園,這個假期同樣迎來了客流小高峰。由于相對票價較高,且在大型旅游平臺上提前購票有相應優惠,海昌海洋公園平時的預約參觀游客比例原本就不低。這次的“五一”假期,海昌海洋公園實現了百分百預約入園。

  “我們在旅游電商平臺上的門票本來就有指定入園日期,相當于預約制。這次假期,我們把入園的時間劃分成了上午和下午時段,在一定程度上引導游客錯峰入園。”上海海昌海洋公園市場總監王蕾說。

  景區預約環節尚待完善

  “五一”假期,上海130家主要景點景區游客接待量285萬人次。比起非疫情狀態下的“五一”,此次假期游客數量無疑減少了一大批,也因此給了首次實行預約參觀制的景區不少緩沖空間。

  一家大型景點負責人坦言,“五一”假期實行的預約參觀,還算不上盡善盡美。比如,盡管已經進行了大面積的宣傳告知,各家景點多少還是會迎來一些沒有預約的游客,需要現場登記實名購票。在客流不多時,工作人員尚可幫助他們快捷入園,一旦入園高峰到來,就沒那么順暢。此外,由于各家電商之間的票務核銷技術差異,一些通過電商渠道購票的游客,網上購票后還需要在景點門口換票入園,導致入園速度緩滯。在與電商平臺票務的技術對接上,各家景點的設施和系統也需要進一步完善。

  另一方面,即使知道景點參觀需要預約,但五花八門的預約渠道令游客犯懵。記者查詢發現,上海歡樂谷、上海植物園等景點的微信公眾號上有清晰的菜單指引,一分鐘左右即可實現便捷預約;但也有一些景點尚未建立起自身的預約系統,只能通過在線旅游APP及滬游碼等第三方平臺預約。在海量信息包圍下,游客要第一時間找到心儀景點的預約途徑,并不那么容易。

  預約制有利于優化資源調配

  在北京聯合大學在線旅游研究中心主任楊彥鋒看來,這次“五一”景區預約的嘗試提供了一種預約管理樣本,有助于培養游客的預約參觀習慣,也更有利于景區的資源調配。

  從上海景點“五一”假期的嘗試來看,提前預約的確能讓景區根據客流情況早作準備。如海昌海洋公園根據預約游客數,將每天一場的大巡游增加到兩場;東方綠舟開放了更多出入口,增加帳篷露營、汽艇、直升機等新項目分流游客等。

  上海財經大學文化旅游會展研究中心主任何建民教授也認為,此次景點全面推行預約參觀制,是一個巨大的進步:“預約制可以事先建立需求方與供給方的關系,并及時調整需求與供給關系狀況,以優化配置稀缺資源。這對中國這樣旅游旺季時優質文化旅游資源緊缺的人口大國,特別是在黃金周,尤為重要。”

  未來預約制如何發展?楊彥鋒表示,當下一些智慧旅游供應商如深大智能、美團等,紛紛推出了相應的預約模塊供景區免費使用,從技術門檻和普及程度上大大降低了景區的負擔,也對預約制推行起到了積極作用,將來可望有更多的游客接受預約參觀這一方式。

  兩位旅游專家也同時認為,并非所有景點都需要推行預約制。在國外,景區景點視資源的緊缺程度與對顧客的便利性來選擇預約參觀方式,緊缺資源需要預約、不緊缺的則無需預約。在中國,熱門景點、5A級景區等推行預約制勢在必行,其他景點則可以分步推進,視具體情況操作。

來源:解放日報

分享按鈕 pk10一天几期